新闻中心

江西赣州电视台女主持人惨遭情杀 凶手被判处极

  南方网讯杀害赣州电视台女主持人文某的黄健,近日被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000元。

  经审理查明,2001年12月21日晚8时许,被告人黄健(江西省七O七电视台值机员)带上事先准备好的作案工具,以谈广告为由进入文某家内,并趁文某不备之机,抽出凶器猛击文某后脑,后将文某前颈部割开,致其死亡。随后焚尸灭迹。

  2001年12月21日中午12时左右,江西赣州电视台著名女主持人文琦在家中惨遭杀害。经过公安干警全力侦破,12月25日晚,追求不成起杀机的黄健交待了杀害文琦的犯罪事实和经过。2002年1月7日,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检察院下达了批准逮捕书,黄健现羁押赣州市第一看守所。

  2001年12月21日中午12时左右,在江西赣南某报工作的龚某和丈夫文某一同下班回到家中。他们家住在赣州市文明大道156号江西某电视台的宿舍区3单元302室,当时丈夫文某先上楼,龚某比丈夫稍后也跟着上楼,在行至二楼时,突然听到丈夫文某惊叫女儿文琦的名字,龚某赶紧冲上楼,一进门即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客厅里还飘起了浓浓的烟雾,灰蒙蒙的,龚某打开窗子透气,看到爱女文琦躺在地上不省人事,龚某连忙上前抱住女儿,并叫文某赶快拨打110。龚某抱住女儿时,才发现文琦已身体冰冷,龚几乎丧失了理智,一直坐在地上抱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并不停地呼唤她的名字,文琦,文琦。

  一个漂亮年轻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优秀的女记者缘何残遭杀害,究意是情杀?还是掠杀?是谁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制造这起惊天血案呢?

  与文琦住在赣州市文明大道156号江西某电视台宿舍区同一单元的小伙子黄健一直苦苦地暗恋着文琦。

  黄健在电视台工作,一星期上班,一星期休息,因为负责电视台节目的接收和发送,所以上班的地点驻扎在赣州市区附近的一座高山上,山名叫峰山。

  黄健曾有位好友凌某是文琦的同学,通过介绍,文琦和黄健慢慢也就熟悉了。文琦那时没有担任节目主持,名气也没有那么大,黄健一直在苦苦地追求着文琦。

  据黄健在章贡区公安分局的笔录中记载:他曾在作案前一个月的一天上午在他家附近的一家超市里给文琦打过一个电话。黄健记得文琦在电话中这样说:你不是讲不跟我联系了,怎么又打电话来?我说那是开玩笑。文琦又说,你怎么又不回你的爱情小屋去了。(因为我的手机屏幕上输有“爱情小屋”四个字),我说我不回去又怎么样,当时听到文琦说话有些生气的样子,我便转移了话题。

  有了两个人的“爱情小屋”,自然就有二人世界的情感“小九九”。记者于2002年1月9日在赣州市第一看守所见到黄健。

  据黄健回忆说,文琦家是1996年搬至江西七0七电视台宿舍里住的,那时我们只是认识,但互相不打招呼,1998、1999年到赣州电视台搞节目时走到了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有了好感,但好像双方就是一直没有捅开那层纸。我原本一直很喜欢文琦,自认为文琦也喜欢我,但慢慢我发现文琦喜欢的并不是我,我扪心自问自己的条件和能力似乎够不上文琦的标准。大概到了2000年时,我有一种感觉,我离文琦的期望还有较大差距。那时我便选择了情感转移,后经人介绍,认识了现

  强烈的占有欲和扭曲的情感观,让黄健极端不能自拔,就在黄健和胡某于2001年9月22日举行婚礼后不久的一天,黄健和文琦单独出去时,仍然提出要与文琦保持那种关系,却遭到了文琦的严正拒绝,打那以后,他们只有电话联系。哪知仅仅靠电话联系文琦,远不能让黄健在情感上“止渴”,黄健坚持要与文琦保持持久的“那种”关系,疯狂的占有欲使黄健情感的闸门放任自流,醋意横生,暗藏杀机。

  记者在公安部门的一份笔录中看到,刑侦人员问:“你是否与文琦发生过性关系?”黄健肯定地回答:绝对没有,他说他和文琦只是亲吻过,并且想持久地保持这种关系,希望能从中找到精神上的寄托。

  2001年12月19日,这个星期正好轮到黄健在家休息,黄健还是按照老规矩照常骑摩托车送妻子到市建行兴商分理处上班。当时妻子对黄健说,自己肚子里的小婴儿没有“翻动”,身体也有点不舒服,要求黄健送一件外套来,让她穿着上医院检查,黄健答应了妻子的要求。另外,妻子因有妊娠反应,还要黄健去买两个腌菜包子来充饥,几分钟过后,黄健在附近的赣龙大酒店买来包子送给了妻子。

  约8时许,黄健回到了家,将摩托车停放后来到文明大道对面的一家超市旁,用公用电话拨通了文琦的手机。

  黄健问:“你在家?还没起床?”文琦答道:“已经起来了。”黄健又说:“我有点事想过来跟你讲一下。”文琦答道:“好。”黄健付完话费后,立马转身回到家中,拿上精心准备好的杂木棍、汽油、打火机等凶器,直接下楼至文琦家门口按响了门铃。文琦过来把门打开,黄健在门口换了双拖鞋进屋,随手关门问道:“睡懒觉啊?”文琦答道:“没有呀!你找我有什么事?”边说边转身走进厨房内洗漱。黄健趁文琦没注意,背对着自己时,快速将两瓶汽油放在了门口放鞋子的地

  方。后跟着文琦来到厨房门口说道:“是广告的事,等你漱洗完再说。”这时文琦正在洗脸,黄健便趁机从腰部抽出杂木棍朝文琦后脑猛敲一下,文琦叫了声:“唉哟”,黄健又朝文琦后脑猛打了两下,文琦便倒在地上大声喊道:“黄健你想干什么!救命啊!”黄健当时很怕别人听到,又朝文琦头部猛敲了八九下,直到文琦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头部流出的血洒满全身和地上。

  后来,黄健怕文琦没死,又戴上手套从厨房工作台上拿出菜刀残忍地、拉锯式地割开了她的喉咙,然后黄健返回房内取出打火机和蜡烛准备引燃,但因手上有水,着急不小心弄湿了火石轮。这时黄健又取打火机,摘下手套用右手不断摩擦火石轮,顿时打着了,先点着蜡烛,放在地上让其自行燃烧引燃汽油,以争取逃跑的时间和伪造不在现场的证据,可没想到蜡烛一放下去就引燃了汽油。黄健转身就跑,左脚鞋没穿稳留在了文琦尸体旁边。黄健迅速跑到门口,拿起鞋子和汽油瓶开门就跑,并顺手把门带上。此时大约是8时35分左右,黄健直接跑回家,连忙脱下衣服,扔进了洗衣机里洗,同时还洗了个澡。不到十分钟,黄健匆忙换好衣服离开了家,临走时用一只红色塑料袋装了手套、汽油瓶扔进了院内的垃圾池中。

  熟悉黄健的人都认为他喜欢戴着一副墨镜,不管是灿烂的阳光下,还是阴沉的天气里,理着小平头,骑着摩托“兜兜风”,以显示其出众的帅气和风度魅力。

  然而,黄健在“墨镜”下隐藏着内心深处的“阴暗行动”,并自认为天衣无缝,“12·21”凶杀案能不被人识破,他能太平闯关,以为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哪知道黄健只跟公安干警过了不到三天的招,就束手就擒。

  黄健为了伪造不在现场的证据,便立即驾着摩托车到了妻子的单位,告诉她外套已经带来了,并交给了妻子。然后又驾车来到市广电局院内,故意和大家打招呼,亮亮相,聊了约一根烟的功夫。大约9时许,办公室副主任黄太林让黄健驾驶摩托车送他到市房改办办事,在返回途中黄太林问黄健:脑后的头发怎么烧掉了?闻起来有点臭味?黄健狡猾地撒了个谎称:“是烤火时,离得太近。”当天上午10时30分左右,黄健把黄太林送回后,到市宫保府巷口理了发,把烧焦的头发修整了一下,便回到了办公室,一直到中午12时20分,黄健又去接妻子回家。到12时30分左右,七0七电视台宿舍区来了许多警察,黄太林在二楼黄健父母的家门口,撞见了黄健及其妻子,黄健当时正在吃午饭,黄健故意对着黄太林问是怎么回事,黄太林便告诉他,文琦被人杀了。

  赣州市公安局章贡分局12时10分接到文琦母亲的报警后,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郭万龙、刑警大队大队长龙学斌、教导员温天惠带领30余名侦技人员火速赶到现场,分成4个专案小组——进行调查取证。

  侦技人员从现场提取了打击文琦的凶器:一根用毛巾包裹、两头用铁丝捆扎、浸沾血迹的杂木棍,半截普通“金圣”牌香烟烟头和案犯所穿丢弃在客厅的2只被烧焦的死者家的布拖鞋,认定犯罪分子作案时戴了手套,携带了汽油,使用了厨房的菜刀,冲洗了现场,擦拭了血迹,翻动了两个卧室的橱、柜和抽屉。

  侦技组调查到案发当日上午8时刚过,一约30岁,身高1.70m左右,体态偏瘦的男子用现场对面一小超市的公用电话与死者联系过,该男子行为诡秘,未与店员说一句话,抓起电话就打,打完后,扔下一元折叠整齐的纸币,急匆匆朝现场方向小跑而去。

  根据现场勘查和调查情况,专案组从情杀的角度出发,近年来追求文琦或文琦追求的男性对象最先进入专案刑警的视线。通过文琦家人的反映和认识文琦的人提供的情况,追求文琦的有在赣州经销酒类产品的吴某,文琦追求的有在某广告公司任负责人的赖某以及某金行老板谢某,甚至多年前追求死者的在某银行上班的蔡某。22日他们全部被带至分局接受审查和调查,蔡某、谢某因不具备作案时间当日被排除直接作案的嫌疑,但是,吴某和赖某仍有不少疑点被留置审查。

  后经证实,案发时吴某确跟朋友一起打牌。另一组审查赖某的刑警也有一些疑问难以解开。文琦20日的上午、下午、晚上多次与赖某联系,晚上7时许,文琦还一个人去过赖某租住的房间,直到晚上近10时才离去。尤其值得疑问的是,文琦在21日凌晨5时许还与赖某联系过,这是很反常的举动。尽管有这些疑问,但是警方始终都没有找到能证实赖某实施犯罪的有关证据。

  死者室内一装有800元现金的黑色钱包、6万元存单、2张共计6000元的存折及内装有1800元现金的红色塑料袋及首饰等无异常,财杀的可能也排除了。

  会不会是仇杀呢?会不会存在文琦在报道“打假”行动中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得罪了某些人,引起他们的仇视而向文琦下毒手呢?专案组找来一个又一个的当事人、知情人,但没有谁能提供有价值的情况。

  死者生前所在单位的80多位同事与专案组的人见了面,反映了情况;文琦的父亲、亲戚被请到专案组,详谈了二天二夜;周围的居民、店铺都与专案组见了面……仍然没有有价值的线索,案犯似乎凭空消失,无影无踪,依然没有进入警方的视线,案件的侦破再度陷入困境之中。

  浮在面上的对象一一都得到了认定和排查,但从中没有发现有重点嫌疑的人物,专案组又推敲这起案件是不是由这样一种人干的呢?这个人与文琦熟悉,有联系,但不是公开化的,而是比较隐蔽,与文琦暗中接触。

  25日凌晨时分,专案组管晓锋侦查员从死者的信息联系上发现居住在死者家楼上的一名叫黄健的人在近期与死者的联系中反映出众多的疑点,向专案组领导提出,立刻引起了专案组领导的高度重视。郭万龙副局长连夜召集各组负责人进行研究,根据前期的调查,越来越多的疑点集中在黄健身上。

  25日10时许,10余名全副武装的专案组民警来到海拔1000多米、林木参天、云雾缭绕的峰山,将在此上班的黄健传唤至专案组接受审讯。同时对其在峰山的住处和在文明大道156号的住处进行搜查,分别搜出铁丝、普通“金圣”牌香烟等物。

  文琦,今年24岁,是赣州电视台经济部节目主持人,模样俊秀,身材高挑,是电视台的五朵金花之一。

  ●文琦主持经济生活中的“消费天地”栏目,创下了赣南电视节目收视率最高纪录。在每月的优秀节目评选中,该节目经常被观众评为最喜爱的节目。

  ●巾帼不让须眉,困难面前不低头,是女主持文琦的工作作风。有一次接到群众举报反映龙南猪油投毒案,在事故发生地点龙南县采访,受到现场领导严厉批评的情况下,她利用自己平时学到的采访技巧,耐心说服了领导,顺利地进行了跟踪采访,她还跟龙南县公安局的同志到了广东、深圳、定南来回转了一个星期。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这篇报道分别被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央电视台2套,山东、湖南、浙江、四川卫视等多家电视台采用。

  ●在2000年2月份,文琦还不顾自身安危,把自己乔装成传销者,潜入赣州市某传销公司卧底,配合公安部门侦破捣毁了赣南有史以来最大的华良传销案,解救传销者400多人。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13988889999

电话:020-66889888

邮箱:admin@baidu.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